红包微信群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生活课堂 > 家庭理财 > 投资篇 > 债券类 > >

潘政泛海系的高息抓手 出售佳兆业债券与购入恒大票据之间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观点地产网 近期中资美元债行情有所回暖,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,嗅觉敏锐的投资客们已开始提前进行止盈操作。

比如香港企业泛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泛海集团),在过去十天内分批出售所持内房企佳兆业的高息美元债。这期间“泛海系”累计出售了佳兆业面值4280万美元的票据,总代价3967万美元,折价约7.3%。

出售佳兆业的美元票据,并非每次都让“泛海系”实现正面盈利,4月20-21日出售便录得亏损360万港元。但林林总总下来,根据公开数据披露,泛海集团、汇汉控股、泛海酒店三家上市公司在此次出售事项上,预计本财政年度录得除税前及非控股权益前的收益累计1927万港元。

在更早之前的4月初,“泛海系”还透过汇汉控股出售面值500万美元的合景泰富2023年到期7.875%票据,实现收益约1256万港元。

潘政泛海系的高息抓手 出售佳兆业债券与购入恒大票据之间

上述泛海集团,与内地投资者所熟知的卢志强创办的泛海控股属于不同公司。

1984年,泛海集团由潘政在香港成立,主要业务为物业发展及投资、酒店经营、旅游代理及饮食业务以及证券投资。其中,该公司主要股东为汇汉控股,并透过旗下上市附属公司泛海酒店间接经营位于香港、加拿大的4家酒店,另外还有部分旅行社、餐厅业务。

对于房地产投资者而言,潘政更为人熟知的或许是证券投资业务,因为除了佳兆业、合景泰富,他还大量涉足了其它内房企所发行的高息美元债。

实际上,相比于酒店、旅行社等运营商,泛海集团更像一家投资公司。截止2019年9月底,该公司持有财务投资约146.79亿港元,较3月底减少5.9%,其中63.95亿港元由泛海酒店持有;投资组合中92%为上市债务证券(大部分由内房企发行),5%为上市股本,以及3%非上市基金及证券。

按币种计值,这部分财务投资有95%为美元、4%为港元以及1%为英镑。也就是说,泛海集团主要投资方向集中于内房企发行的美元债。

但直到2019年下半年,泛海集团才开始通过公告密集披露投资美元债的动态。其中去年10月下旬以4250万美元出售所持融信2021年到期11.25%优先票据,次月认购票面价值3000万美元的花样年2022年到期12.25%票据。

进入2020年,“泛海系”更为频繁投资内房企美元债,观点地产新媒体不完全统计,一季度泛海集团、泛海酒店在一级市场、二级市场便投资票面价值达3.2985亿美元的票据。

潘政泛海系的高息抓手 出售佳兆业债券与购入恒大票据之间

从债券品种看,今年泛海系投资的均是11%以上高息美元债,并偏爱当代置业、恒大、花样年、金轮天地几家房企。而从时间段看,它在二级市场购买美元债均集中于3月。

这也是潘政因“买买买”而进一步受到关注的缘由:仅3月份泛海集团、泛海酒店通过公开市场买入的美元债,本金总额多达1.9985亿美元,是近期抄底美元债最多的企业之一。

结合市场走势能更清晰地观察到,潘政是在美元债大跌的行情下迅速开展抄底投资。

北京时间3月9日晚间,受新冠疫情及全球油价等负面因素影响,美股三大指数开盘全线重挫,标普500指数出现有史以来第二次熔断。市场已经开始担忧全球股市持续下跌显现的危机,将导致全面金融危机,风险类资产下跌又造成流动性的压力。

此时,泛海集团、泛海酒店却逆市第一次出手,在二级市场购入恒大2000万美元2024年到期12%票据,支付对价1882.5万美元,折价约5.9%。

北京时间3月12日晚间,美股三大股指再次大跌,触发史上第三次熔断。泛海集团、泛海酒店在这两天内再购买恒大票面价值3240万美元的票据,支付对价2708.1万美元,折价扩大至16.4%。

3月16日-20日可谓美元债最黯淡的一周,此前周末美联储降息100bp并宣布7000以美元QE计划,市场恐慌情绪反倒加剧,美股分别于3月16日、19日触发月内第三、四次熔断。

某华南房企人士也向观点地产新媒体表达了对美国量化宽松的担忧,他认为美联储的举动属于“裸奔”,不仅不会像过往产生正面刺激效果,相反市场只会感到经济预期更差。

于此同时,海外市场债券、黄金、商品等大类资产出现下跌。其中3月20日,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0.8454%,单周下跌11.49bp;彭博数据披露,中资美元债回报指数单周下跌3.64%,最新报价130.1603,而2月底报价为138.2308。

而3月中旬普华永道的一份报告,对内房企美元债的风险进行放大。该报告指,新冠疫情爆发挤压海外融资渠道,内地房地产美元债发行人违约风险日益增大。由于销售额大幅下滑,难以偿还债务的小开发商可能倾向于将项目出售,因此承受很大压力。

市场负面情绪达到极点,则是“泛海系”进一步反向操作的时机。

这一周泛海集团、泛海酒店再购入恒大、金轮天地、花样年票面价值6295万美元票据,支付对价4349.1万美元,折价扩大至30%。

接下来3月23日-27日,由于海外金融市场回升,流动性紧张得以缓解,中资美元债开始出现反弹的势头。3月27日中资美元债总回报指数单周上涨2.57%,最新报价133.5062。

这期间“泛海系”进行了最后一波集中购入,单周购买恒大共计8450万美元,创下月内最高纪录;支付对价5717.5万美元,折价进一步扩大至32.3%。

自此“泛海系”借着全球市场低点,单月在二级市场抄底了票面价值1.9985亿美元的内房企高息美元债,代价仅1.4657亿美元,前后折价约26.7%。

在资本市场上挖掘内房企高息美元债的不仅一家,3月下旬起国内一些企业及机构也开始有针对性地向这个领域倾斜。

其中一部分是债券发行人的抄底回购,比如3月19日融创中国宣布,公司已在公开市场回购合计约7860万美元的票据。另一部分是基金为首的投资结构,基金经理们开始对外宣传海外市场投资机会,尤其是中资美元债的投资机会。

一位投资者对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,近期他看到某理财平台在推广美元债相关基金,便于3月底尝试性申购了基金。他引述基金经理说法称,疫情带来的恐慌导致了境外流动性紧张,因此中资美元债境内外走势与历史趋势出现背离,中间的估值差异就是投资者看中的机会。

“中资美元债下跌更多是流动性紧张使然,发行人多属于地产、银行等,本身公司基本面并没有产生太大变化,多数违约风险较低。”他表示自己购买基金后不足一个月,持有收益率已接近3%。

诸如此类的投资行为,生动地阐释巴菲特的那句话:“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,在别人贪婪时我恐惧。”


分享到: 更多

更多关于“债券类”的文章

随机阅读TODAY'S FOC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