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包微信群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演讲与口才 > 口才运用 > 销售口才 > >

从《红楼梦》第八回看林黛玉的口才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  《红楼梦》中,林黛玉主要因两种才能,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一是口才,一是诗才。按我们现在的说法,就是口头表达、书面表达能力都很强。

从《红楼梦》第八回看林黛玉的口才

1987年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第四集

  大观园开诗社后,贾宝玉和众姐妹集体写诗,大多有时间限定。众人连句时,更不容许有多少思考余地,这其中,林黛玉每次的表现也很出色。但相比之下,口头表达往往在与人的对话中展开,更需要现场发挥与临时应变,所以也更能够反映出一个人的智慧和敏捷。第八回“探宝钗黛玉半含酸”中,林黛玉的这种口才就得到了充分展现。

  分析林黛玉的口才,可以从多个角度入手。这里,笔者主要从一点切入,看她如何在现场的观察和虚拟的想象中,发挥出一种优秀的空间拆解和重组能力。或者说,如果言语交际是在具体语境中发生的,那么她是如何不断地在空间当中构拟出新的语境来,以显示挥洒自如的智慧。

  第八回写薛宝钗身体不适,林黛玉去探视,当时贾宝玉先在了。而且林黛玉来之前,薛宝钗和贾宝玉之间已经发生了一段故事,两人互相看了对方的通灵宝玉和金锁,读了上面錾的字,好像正好配对,引发了金玉姻缘的说法。贾宝玉有点兴奋,薛宝钗也有点小得意,尽管这未必就说明,此时薛宝钗已经把自己的姻缘跟贾宝玉联起来了。不过,刚发生过这一幕,林黛玉就来,还是耐人寻味的。林黛玉来后看见贾宝玉也在,马上说:“嗳哟,我来的不巧了!”其中的讽刺意味,让薛宝钗听得有点不舒服,于是责问:“这话怎么说?”想不到,林黛玉直接挑明了说:“早知他来,我就不来了。”薛宝钗说:“我更不解这意”。在这里,林黛玉说出的其实是非常无礼的话,像走钢丝一样,玩了一个险招。因为在古代社会,女性表现出妒忌是不合传统礼仪的,所以薛宝钗步步紧逼,把林黛玉逼到死角,看她怎么来翻身。想不到林黛玉见招拆招,回答得非常轻巧,说:“要来一群都来,要不来一个也不来;今儿他来了,明儿我再来,如此间错开了来着,岂不天天有人来了?也不至于太冷落,也不至于太热闹了。姐姐如何反不解这意思?”

从《红楼梦》第八回看林黛玉的口才

1987年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第四集

  这里,林黛玉的聪明之处在于通过这番解释,将本来紧张的对立关系巧妙转换成了一种合作关系。但其中更深刻的是,这话也暴露了林黛玉的焦虑。她的焦虑在于,希望自己与贾宝玉有特殊的关系,但又担心别人也会跟他有这种特殊关系。所以,为了化解这种特殊性,她才会说“今天他来,明天我来,不至于太冷落,也不至于太热闹”。当她这样说的时候,其实就将自己所在空间内的每一个人(包括自己)都均质化、无差别化了。因为个体的无差别,相应地也抹除了个体间有特殊关系的可能,这是焦虑中的林黛玉才有的应对策略,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心理安慰。当然,在这一过程中,她把当下的空间进行了“今儿”“明儿”的平均化拆解。

  但林黛玉聪明的地方更在后面。

  这天下雪,薛姨妈招待贾宝玉喝黄酒。黄酒还没有温热,贾宝玉就要喝,旁人劝阻时贾宝玉不听,还说自己只爱吃冷的。这时候,薛宝钗就来劝他说:“宝兄弟,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,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,若热吃下去,发散的就快;若冷吃下去,便凝结在内,以五脏去暖他,岂不受害?从此还不快不要吃那冷的了。”贾宝玉一听这话有理,就把冷酒给放下了。林黛玉看在眼里,心里隐隐不快,倒不是她希望宝玉喝冷酒,而是宝玉那么听宝钗的话,惹她不高兴。这也让我们明白,有时候人妒忌起来是不管是非的,首先看的是立场。贾宝玉当时站到了薛宝钗的一边,这就不管薛宝钗规劝的内容是否正确,只要宝玉听从了,就有问题。

从《红楼梦》第八回看林黛玉的口才

1987年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第四集

  林黛玉记下这事,正好在这当口,因为下雪天冷,紫鹃就让雪雁来给林黛玉送手炉,林黛玉借机一语双关,责备雪雁:“也亏你倒听他的话。我平日和你说的,全当耳旁风;怎么他说了你就依,比圣旨还快些!”请大家注意,这里林黛玉的几句话,表面看只包含着两个语境,一个语境是“我平日和你说的”,一个语境是紫鹃和雪雁说的,但因为“我平日和你说的”中,“你”的指向具有滑动性,既指雪雁,也是在暗示宝玉(黛玉平日是经常和宝玉在一起说话的),自然而然地就把刚才贾宝玉听从薛宝钗话的第三个语境结合了进来,从而产生了旁敲侧击的效果。薛宝钗和贾宝玉两人,当然都听出了林黛玉的言外之意,知道她犯了妒忌心,所以没有搭理她。但薛姨妈反应就要迟钝一些,或者她与他们相处不多,对黛玉还不够了解,于是去解释说:“你素日身子单弱,禁不得冷的,他们记挂着你倒不好?”薛姨妈这么说的时候,根本没有领会林黛玉的用意,那么林黛玉是如何回应的呢?她说:“姨妈不知道。幸亏是姨妈这里,倘或在别人家,人家岂不恼?好说就看的人家连个手炉也没有,巴巴的从家里送个来。不说丫鬟们太小心过余,还只当我素日是这等轻狂惯了呢。”林黛玉在这么解释的时候,我们发现,她又将一个新的语境组合进来了。她虚拟了有这样一个多心的人家,会因自己带手炉而以为是在羞辱他们家太穷,没手炉。其实,这样的人家只是林黛玉的一种假设,为了与现在的薛姨妈家作对照,说尽管薛姨妈家不会多心,这么做没问题,但如果换了别个多心的人家或许就有问题,所以自己才会责备丫鬟做事欠考虑。

  林黛玉的这一解释,将虚拟的语境组合进来,目的还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正确性。后来李嬷嬷劝贾宝玉不要再多喝酒,并以提防老爷过问功课为理由,林黛玉怕扫贾宝玉的兴,就鼓动他继续喝酒。李嬷嬷见了,就有些生气,说:“林姐儿,你不要助着他了。你倒劝劝他,只怕他还听些。”林黛玉回应道:“往常老太太又给他酒吃,如今在姨妈这里多吃了一口,料也不妨事。必定姨妈这里是外人,不当在这里的也未可定。”这样一说,就把矛盾引向了薛姨妈那边,好像李嬷嬷存心不给薛姨妈面子,搞得李嬷嬷非常着急。这里,林黛玉又组合进了一个平时贾宝玉在贾母那里饮酒情况的新语境,与现在在薛姨妈家的情况相对照,再次为宝玉和自己的行为找到了合法性。


分享到: 更多

更多关于“销售口才”的文章

随机阅读TODAY'S FOCUS